• 贵阳有个“民间打传队”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7-19 07:33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盘踞在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云城尚品小区的传销组织瓦解,标志着白云区传销组织实现全面动态清零。

在该传销组织瓦解的背后,少不了“民间打传队”的鼎力相助。这支队伍的成员,曾经都是传销人员,经过贵阳市市场监管部门执法人员的宣传引导、教育感化,认识到传销的危害本质,实现了由传销参与者到传销打击者的角色转变,成为打击传销的重要补充力量。

来自湖北的熊壮是“民间打传队”的一员。2018年10月,熊壮被高中同学张某以谈恋爱的名义骗到云城尚品小区参加传销活动。其间,熊壮通过投资“1040工程”的名义,投入18万元,获得主管资格,在传销组织的诱导下,发展了3名亲戚朋友作为下线。

熊壮刚进入传销组织,就发现该组织里有“猫腻”。“刚开始,我发现组织里安排的很多工作都不正规。”熊壮说。

通常情况下,传销组织对传销人员“洗脑”会在多个房间进行,此前在云城尚品小区的传销组织租有100余间房对新成员进行“洗脑”。熊壮辗转在不同的房间,越来越感觉这是传销组织。

当年11月20日,熊壮在小区

看到,贵阳市白云区市场监管局执法队队长陈碧生正在向居民介绍识别传销方法。听了陈碧生的宣讲,熊壮又向其详细了解“1040传销”的具体模式。此时,熊壮确定他参加的就是传销组织。

2018年底,熊壮离开该传销组织,回到湖北老家重新开始生活。回到家里,熊壮心里一直不安。“我骗了一些人,感觉很不好,而且传销组织还在继续实施诈骗,对社会的危害极大。”熊壮说。

思来想去,熊壮想到自己了解传销组织的内部流程、层级关系以及人员链、资金链的分布情况。何不将这些情况告知当地执法人员,协助他们摧毁传销组织?

说干就干。2019年7月,熊壮回到贵阳,一边在白云区云城尚品、白金一号、瑞福花园、云城苑4个地方蹲点,一边与陈碧生取得联系,向有关部门提供自己掌握的传销组织内幕情况和相关证据。

熊壮蹲点期间,联系上了张某的姐姐及其亲戚梅某。这两人曾是张某的下线,熊壮三番五次苦口婆心地向他们讲述自己的经历,说服他们收集相关证据。

在熊壮的说服下,他们采取里应外合的联动模式,偷偷收集了传销组织租赁的房间号和地址。同时,在传销组织里的曾某被他们感化,暗中收集传销房间号和其他相关信息。

“我把自己收集到的一些证据,例如与我的上线的对话录音,给新进入的传销人员听,告知他们真相,让他们迷途知返,悬崖勒马。”熊壮说。

经过一段时间,熊壮发展了8名打传人员,组成“民间打传队”,并把收集到的相关信息交到市场监管部门。有了这些信息,市场监管部门组织执法人员快速行动,对传销窝点精准打击。不到半年时间,300余人的传销组织迅速瓦解。

2019年以来,贵阳市市场监管系统共查处传销案件2184件,罚没金额2898.605万元,捣毁传销窝点1476个,教育遣返涉传人员7213人次;清理涉传企业429户,列入异常经营名录206户。

“我们通过加强宣传引导,感化传销参与者转变为打击传销斗士,组成民间打传队伍,为我们提供传销组织内部线索,从而能对传销组织实施精准打击。下一步,贵阳市市场监管部门将联合公安机关继续加大打击传销力度,全力铲除传销生存土壤。”贵阳市市场监管局竞争直销处处长季方说。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