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伙滞留海外75天辗转5国:被旅馆拒绝入住,机票涨到2万想回国
    发布日期:2020-06-14 08:43   来源:未知   阅读:

“以前我经常想,要趁年轻多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从离开家门出去旅游的那刻起,我就完全停不下来,心中始终想着远方。但现在我已经在外面漂泊了两个多月,真的不想再这么漂着了,我想回家,真的,只想回家。”被滞留在斯里兰卡的何江海说道。年前,何江海离开家,计划在越南、菲律宾短期旅行,却不想因疫情严重,被迫辗转东南亚5个国家,现被滞留在斯里兰卡贝鲁沃勒,迟迟回不了家。

何江海,34岁,陕西西安人。在何江海的骨子里,一直向往自由和远方。30岁时,他曾辞去高薪工作,独自环球旅行3年。在他的生命信条中,旅行和看世界是生活中的必然。今年年初,何江海计划独自在越南、菲律宾短期旅行,1月16日他离开西安,准备2月6日回家,机票也已经买好。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新冠疫情肆虐下,他就像一个流浪在外的游子,75天,辗转5个国家,却始终踏不上回家的航班。

何江海旅游的第一站是越南。1月中下旬,越南几乎没受到国内疫情影响,舞狮等传统春节活动照旧举行,也没有行人佩戴口罩,何江海的旅行按原计划进行。尽管在国外,何江海时刻关注着国内的疫情。那时何江海家人,朋友留言说,国内口罩紧缺,于是,他想着买些口罩寄回国内。“那时刚好是春节,市区药店的口罩已经买不到了,我打车到郊区在5家药店花费1000余元终于凑齐500个口罩。”何江海说。因为计划2月6日返程,他打算把口罩带回国。

在越南时,发生的一件事情让何江海愁苦万分。“那时,我在越南订了一家旅馆,等到晚上去住的时候,却被告知因为我从境外来,所以不能入住,我当时极力向工作人员解释,我已经来国外十几天了,但还是没让我入住,最后我只能重新找旅馆。”何江海说。无奈,1月30日,何江海启程菲律宾。

3个多小时的机程,让何江海紧张不已。“我当时全程佩戴口罩,不吃不喝,还带着便携酒精,隔一会儿喷喷手和座位。因飞机上人少,起飞后,我换到了没人的座位上。”落地首都马尼拉后,何江海已订好的旅店拒绝他入住,他只能向朋友求助。2月2日,何江海购买的回国航班被取消,他很快又订了另一航空公司的回国机票,但也被取消。无奈,何江海只能先去办延签,考虑到自己归期不定,他只得先将口罩寄回国,但在多家邮局碰壁,工作人员告知因航班取消EMS也无法邮寄。“无奈下,何江海拜托印度朋友在当地购买口罩寄回了国内。而原本1周就能寄回的口罩愣是漂泊了1个月, 3月初才抵达。”

在菲律宾呆的这几天,何江海借住在薄荷岛一朋友家。那几天,对何江海来说,接下来去哪儿是最愁的事情。多方考虑下,2月21日,何江海到达文莱。当时文莱已不允许湖北和浙江籍的中国人入境。“在文莱机场时,进出已非常严格。当时4个工作人员将我围住,一遍遍地翻看我的证件,反复地问我从哪儿来,有没有去过湖北。盘问后,工作人员拍了我的护照,发给专业人员检查,直到半个小时后,我才被放行。”何江海回忆道。

在文莱的那几天,是何江海这次最放松的时候。2月23日,刚好是文莱的国庆日。“因尚无感染病例,当时的文莱 ‘桃花源’国庆当天人头攒动,我被人群簇拥到了前排,拿着一当地人赠送的文莱国旗和文莱苏丹、王子握手合影,真的是太幸运了。”何江海开心地说。在文莱的那段时间,何江海游玩得很愉快,也认识了很多朋友,这段旅行中所有的不愉快也仿佛被一扫而尽。居住了5天后,因文莱的住宿和消费水平太高,何江海启程下一站。

为了省钱,何江海从马来西亚转机到斯里兰卡。飞机上,何江海一刻都不敢摘掉口罩。“吃饭时,我专门等用餐高峰期过后迅速在快餐店吃的饭,吃完饭后又找了家人少的咖啡店,坐在角落继续等待。”何江海说。2月27日,何江海抵达到斯里兰卡,居住贝鲁沃勒的小镇,朋友正好在当地开民宿。3月11日,斯里兰卡确诊首例新冠肺炎患者,之后斯里兰卡暂停发放落地签、影院关闭、学生停课、禁止外出。

“这两个多月,我感觉自己就像是无家可归的人一样,始终漂在外面,漂了这么久,太想回家了,也牵挂家人。”何江海说。目前,斯里兰卡1周有1趟飞往国内的航班,机票价格已经涨到了20000元左右。“现在和我一样在民宿住有7个中国人,都被滞留在外,面对昂对的机票和防止交叉感染,尽管非常想回家,也只能先等等。”说完后,何江海轻轻地了口气,只希望这段回国的旅程不会太久。

Power by DedeCms